1#
点击关闭鉴定图章
   因前夫欠下他人债务,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法.院错误判.决调解,令刘柳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目前已“被负债”共计342万、本息合计近千万,带着幼.女生存艰难,唯一一套住房也即将被拍卖,有家不能回。相关案.件刘柳已向射阳法.院依法申请再审,却被错误驳回。

射阳县人.民法.院将个人债务混同为夫.妻共同债务

   2018年1月18日施行的最高院夫.妻共同债务新司法解释,确立了“共债共签”的夫.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。如没有夫.妻双方合意,即使债务发生在夫.妻关系存续期间,也不应认定为夫.妻共同债务,而属于一方个人债务。

   在刘柳的3个案.件中,涉案借款都是公公以前夫个人名义所借,借款也全部用于偿还公公开发公.司的高利贷,没有一分钱用于家庭生活;前夫在开发公.司既不是股东,又不支领任何薪酬,更不属于共同经营。对此,有相关银.行流水、原始借据及相关记载,工商登记证明,甚至在相关起诉状、庭审笔录、判.决书中各方都一再确认。

   涉案借款依法不能够认定为夫.妻共同债务,而属于前夫的个人债务,女方不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。射阳县人.民法.院仅依据当时为夫.妻关系存续期间,就判定为夫.妻共同债务,于法无据,显然是错案。

   根据最高人.民法.院民一庭庭长程新文对最高院新司法解释第四条解读,“对于《解释》施行前,经审.查甄别确属认定事实不清、适用法.律错误、结果明显不公的案.件,人.民法.院将以对人.民群众高度负责的态度,秉持实事求是、有错必纠的原则,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.律为准绳,依法予以纠正,努力让人.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.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。”既不是她借,又不是她用,却毫不知情地“被负债”本息计近千万,刘柳认为案.件符合高院精神,由此她依法请求射阳法.院再审。

最高法连续紧急发布法明传【2018】71号文,要求再审改判

   最高院2018年2月7日连续紧急发文,明确要求“依法平等保护各方当事人合法权益”。 “已经终审的案.件,甄别时应当严格把握认定事实不清、适用法津错误、结果明显不公的标准。比如,。。。另一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无端背负巨额债务的案.件等,应当依法予以纠正。”

庭长李信春妄议最高院解读“说了不算”

   当刘柳就此最高院领.导的权威解读,与射阳县法.院审监庭李信春庭长两次沟通时,他多次表示“这只是某个庭长的个人解读”,“司法解释中没有写”,“没有法.律效力。他说了不算”。“我们(江苏)省高院以前的副院长李后龙,对此有一个完全相反的解释。”“都只是理论而已。”第二次李庭长改口称“法.律是善法恶法我不去评论,我只是执行者”,并说“你说我不对,那你教我怎么做啊!”程新文是执笔最高院新司法解释的法.律制定者,其同步公开解读即立法意图,而居然能被混同于一般学理解释;李信春作为审监庭庭长,一名国.家法.律执行者,不但曲解立法意图、有法不依,还将司法机.关维护公平正义的职责,推给了立法者,及申.冤无处的普通老百.姓。

   除了(2015)射民初字第00505号案.件外,(2015)射民初字第01679号、(2015)射民初字第01367号案.件亦为同样情况,而后两个案.件在法.院领.导的关怀下,已依职权立案再审,为什么(2015)射民初字第00505号案.件刘柳申请再审却被驳回?在最高院连续出.台司法解释及文件,明确此种案.件“应当依法予以纠正”的背景下,而射阳法.院仍不作为、同案不同判的现象背后,让人有足够理由相信存在司法黑幕,有人枉法裁判。

射阳法.院对依法提交的新证据视而不见,枉法裁判

   在驳回再审的案.件中,所诉债权60余万,而目前已发现一审审理中未曾出现的9笔共计30余万元新还款证据,并在发现新证据后六个月内申请再审、陆续依法向射阳法.院及承办人李信春提交新证据。每笔流水上都有还款当时备注的款项事由(即是公.司往来还是个人借贷、是还本还是还息),根本不存在将无关账目混同的问题。但法.院以“不能证明上述还款情况与本案有关”、“不属于新证据”所以“超过法定期限”、“李伟(前夫)一审(书面)答辩未涉及上述情况”为由不予采纳及拒收。

   案.件就是要厘清双方之间借贷往来关系,明明是借款期间双方账户往来,明明当时还款流水中备注有“还本”“还本息”字样,在没有任何相反证据的情况下,法.院还能判定与涉案双方借贷无关,实在令人无法.理解。

   “这些债务,既不是我借、又不是我用,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我竟然仅仅因为之前的婚姻就“被负债”近千万!”作为一名单亲妈妈,刘柳7旬父母和4岁女儿一家四口的生活都依赖其工作来维持,但因为射阳法.院的错误判.决被司法限.制,这几年她根本无法找到像样的工作,只能靠打零工的微薄收入勉强谋生,连唯一的一套居住房现在也即将被法.院拍卖无家可归;而为了维.权,反复奔波于工作谋生及与法.院沟通交涉等待之间,心力交瘁,现她已不得不辞去工作,一直在射阳当地等待法.院有关部门答复。

   “最高院紧急发文、连续发文,明确已终审的夫.妻共同债务案.件,应当通.过再审程序依法纠正,就是为了保护我这样利益严重受损的配.偶一方权益,还我们这些“被负债”的妇女以久盼的公平和正义。可某些地方法.院仍出于私意不作为,拒不执行国.家现行法.律!

   当国.家司法机.关、手握司法重器的人都不能还我一个公.道、不给我全.家一条生路的时候,作为母亲,作为女儿,为了生存,我唯有鼓.起全部勇气,采取一切措施,要求法.院依职权启动(2015)射民初字第00505号案.件的再审,将我三个不合理也不合法的“被负债”案.件依法改判。”刘柳说。以上所述情况全部属实,她愿意承担不实举报带来的任何法.律责任。